你还以为上个床能咋的,拉倒吧你!

虽有男友,但过年回老家和旧情人约炮,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成了约定俗成的事儿。
对蒋橙而言,这种约炮还有着特别的意义。她的旧情人老橹是这个小城公检法的小官员。小城市,人脉密集,稍微有点头衔就能迅速搭好网络,这货在家乡已经达到了万事有人照应的美好境界。蒋橙的收入听起来风光,是老橹的十倍,人家老橹呢,看病、住房、小孩上学,全部无需开销,他开车违章能消电子眼、逢年过节家里的烟酒需要贩子出入几十趟地来搬,这些好处蒋橙奋斗一辈子在北京也难以达臻好吗。

所以蒋橙和他打炮特别有“根儿”感,既让她找到和这个小城连接的纽带,又进可攻退可守。谁在外面奋斗没个疲倦的时候?说不定哪天累了,她随时可以回来盘踞自己的阵地。老橹一定能帮上大忙。

接到蒋橙的电话,老橹屁颠颠地来到城市新建的高铁站接她。一趟车到了,乌泱乌泱一大队人马往外压。花花绿绿的人群中,他一眼看到他的仙女。她还是那么美。长腿,长颈脖,挺着笔直的脊背,像天鹅一样有点孤傲还有点纯洁。大城市锻造了她优美的气势,让他这小地方的男人心生喜悦。

老橹说:“累了吧,我知道东风路口有一家洗浴中心……”车子风驰电掣驶去。

衣衫尽褪。这是一个多么精美的女人啊,蕾丝内裤,精巧的边边脚脚,脚趾甲都涂了透明的油彩,好看极了。她保养得极好,身材十年未变,小腹还不可思议地有龟背甲。老橹心满意足。他超级喜欢这种感觉,一个女人十年了还肯跟他上床,逢年过节回来默默奉献一炮,拎着比他单位那破桑塔纳还贵的包,亭亭玉立,无欲无求。这跟找他办事时发出性暗示的这根菜苔那个翠花强到哪儿去了。

其实纯粹的性是一件简单的事,不过是两个器官的摩擦。但世俗的感情一定是有所附丽的。你有价值,你的器官才有意义。

跟以前一样,蒋橙回到家,箱子一扔,直奔父慈母爱的温情世界,不再和老橹联系。他们退回各自的世界,决不拖泥带水。

饭点儿到了,蒋父开始焦急,蒋橙她弟蒋戈怎么还不回来呢?电话打过去一问,下雪地滑,他开车把人撞了!

一家人倾巢出动,直奔事故现场。地上一大滩血迹,救护车已经把人拉走了,交警在拍照,做记录,蒋戈站在路边哆嗦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全责。”交警头也没抬。

“你等一等!”蒋橙一把抓住他正在写字的手。“我哥也是你们公安系统的……手下留情!”交警停下来,他大约已经习惯了这种事,他没有任何涟漪地做出一个非常小的示意:“那是我们队长。”不远处的亭子里,果然坐着一个人。蒋橙立刻飞奔过去。

“队长!”蒋橙气喘吁吁,又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。队长大人镇定地看了她一眼:“你哥是谁?”

“刑侦大队的大队长,叫橹国锋。”

“哦?你是老橹的妹妹?”看来他们很熟。蒋橙心里的惊喜像海啸一样汹涌。城市只有巴掌大,真是好处多啊。蒋戈的车子没买保险,只要责任划分稍稍倾斜,省下的钱将以万计。蒋橙心里的石头一下子落地。

但是队长大人并没有立刻表现出要帮她的意思。说完这句话他停顿了一会儿,这刻意的安静令刚才那虚假的繁荣冷却下来。

“你让他给我打个电话。”

原来是不信任。蒋橙略微尴尬,立刻打他电话,叭叭叭,拨出。天,竟然在这个时候无法接通!

队长大人在里面冷峻地观察她。

蒋橙窘迫得汗都要掉下来了。再打,还是不通。“这会儿可能他在有事……”

“哦。”队长大人低头继续清理他桌子上的单据:“他有两个手机。”他用不经意的口吻说。

蒋橙心里有点恨自己,她竟然不知道。而且她也不知道他单位的号码、他家里的号码。她也不认识他身边任何一个同事或者是朋友。

“您稍等一下。”蒋橙迅速退开,又怕被刚才路边那小交警看到这没面子的一幕,她干脆躲到岗亭背后。她迅速拨打114,查到公安局刑侦大队的电话,再打过去,找老橹。

接电话的是一个小女孩。“他不在,你有什么事吗?”蒋橙绝望了:“他去哪儿了?”

“我怎么会知道!?”女孩的口气特别不客气。带着凌厉的责备。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办事员对办事者的锋芒毕露。蒋橙很恼火,她从大城市衣锦还乡,本来带了很多优越感,全被这些破人磨没有了。她无奈:“那麻烦他回来后你告诉他,蒋橙找他。”对方没吭声。

挂了电话,她很绝望。这事只能算了,命中注定啊!于是她慢慢踱到岗亭前面,她不是那种死皮白赖的女人。她恢复了她的优雅,淡定地对队长大人说:“我联系不上他。”

队长大人笑了:“那就没办法了。小妹妹,你要理解我哦。人人都说是他妹妹,我不能人人都通融是不是?再说你这亲戚闯黄灯,判他全责他一点也不冤枉。”

蒋橙走回到马路对面,全家人都翘首以待地看着她。她无奈地摊开手。众人全部泄气。小交警建议他们赶紧去医院给伤者交钱。

直到第三天,老橹的电话终于打来。他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小心:“乖,你怎么把电话打到我单位了?”那一声乖不是在叫她,而是表达他震惊的一个叹词。蒋橙忍了半天的火“噌”一下窜起来。“你这两天在干嘛?”“……”老橹哼唧了一下,用含糊不清的回答表达对她质问口吻的不满。“你是不是还有一个手机?”“是啊,怎么了?”“是不是那个手机才能保证每时每刻都可以找到你?”她猜对了。老橹说:“那个是工作号,这个是亲人号。”这不过是委婉一点的说法而以。

蒋橙不知道现在说还不来得及,但她还是压了一下情绪,把事情前前后后描述了一遍。老橹告诉她,那个路口有摄像头。

有摄像头有什么了不起,他不是一个连电子眼都能消的人么?他在这个小城世界从来没有难事,只是看他愿不愿帮。她的心有些冷。此时,此刻,帮与不帮所形成的那几万元钱已经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她的失落。原来她并没有自己想像得那般价值连城。而老橹也很烦,他没想到她敢把电话打到他单位来。他是多么小心翼翼的一个公务员,他能有今天万分不易,他特别害怕在女人这件事上出事。因为这是最划不来的一种落马。而且他很失落,她也开始找他办事了。男人都是很好笑的动物,他对她的喜爱和感动,根本就是因为她什么都不索取,这么心高气傲的一个姑娘,年年回来和他千里送炮,这是怎样一种高尚的情操啊,她让他觉得自己是多么魅力四射啊。他简直不愿接受这样一个现实:她也需要他帮她,还表现得这么理直气壮,那么颐指气使。

老橹答应到交警队问问。然后就没有了下文。

蒋橙在医院里看望伤者。伤者通过手术在腿骨上钉了钢板,腿上缝出狰狞的伤口。蒋橙的心情每天都很滥。这个新年的喜气洋洋,还没有开始就这样挂掉了。

大年初三,老橹打电话来找蒋橙。他开门见山:“我想你了。我在凤天宾馆812房间。”我想你几个字说得特别生硬,那是命令的口吻。想必事情办的有眉目了,蒋橙冷笑一声,赴约。

门是虚掩着的。老橹已经洗完澡,他躺在床上打电话,在说工作上的事情。一看到她,他忽然一下子揭开被子,露出赤条条的身子。原来是早有准备,他脸上是一副凌然的神情,眼睛里却漫出龌龊的笑意。蒋橙心领神会,开始脱衣服。老橹却示意她不要脱,他勾住她的脖子,摁了一下她的头。

蒋橙有点不敢相信。在此之前,床上都是他体贴地问,这样行吗,爽吗,感觉棒吗?现在,他竟然想让她帮他吹喇叭!真是一秒钟变大爷。

他的电话一直在继续,他的身体一直在等待。他趾高气扬的神态弥漫出雾气,环绕在这个老式四星级酒店的房间里。若在以前,这样的要求蒋橙也不会有这么大反应。放在她求他办事的今天,这是奇耻大辱。她才没有这么低贱呢。这种事情,为爱情可以,为办事不行。她灵机一动,大声说:“你是让我用嘴吗?”老橹吓了一跳,皱着眉头跟电话里的人解释:“嗯,我家一个亲戚在这儿……”同时他的器官像碰到盐的鼻涕虫一样迅速缩了回去。他愤怒地看着她,重新盖回被子。

蒋橙装成一个二楞子自知失语的模样。但心里却笑开了花。他们都已经开始讨厌彼此了,情欲从来不说谎话。

老橹打完电话,阳痿了很久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告诉她,责任认定书早就下来了,他一直让压着没送出来。修改有很大难度,要动用一些他不愿动用的关系。然后他看着她,那意思是如果你执意要我改,我也会帮忙。蒋橙心里再明白不过了,他既然这么说,就是要她领这样一个天大的情。那他要她付出些什么?钱?尊严?

真对不起,除了身体,她什么都没有想过要给他。

于是蒋橙淡淡地说:“那算了吧。给您添麻烦了。”

几天后,蒋橙要回北京。老橹打电话来问:“票买了吗?”“买了。”“哦。要是没买到,我就让铁路上的朋友给你预留一张软卧。”“谢谢,不用了。”

接着是无尽的空白,她能听出他很想讨好她,藉此保持以往让他爽歪歪的关系。但这讨好他不想花费任何真金白银的气力。

蒋橙很聪明。对老橹而言,是的,她很高贵,也很美。她的器官比这小城里他所认识的女人都有价值。但她作为满足他自恋的一个工具,她的自恋超过了他,那就没意思了。

多么虚伪的人生啊。

挂了电话,蒋橙觉得自己太嫌恶这样的关系了。这真是咎由自取。她从未爱过他。他们除了打“过年炮”平时几乎没有任何联系。他又土又笨又不会玩微博也不会玩朋友圈,他遥远得就像在另一个世界。她真是一个特别没有安全感的女人,她需要在这小城里留一条退路,于是她以为“年炮”造就了这样一条路。真是感谢命运,一遇小事,彼此原形毕露。

在这个年代,性早已经失去了它滔天的珍贵感,真情才是奢侈品,不是吗?

你还以为上个床能咋的,拉倒吧你!你还以为上个床能咋的,拉倒吧你!添加收藏
温馨提示:
强烈建议大家打开并收藏本站永久地址, 以便今后更换域名时能快速找回本站点。
如果您有新或者稀有资源(老资源, 能轻易搜索得到的资源就不要投稿了!)分享可以上传百度云, 然后链接分享发到邮箱fulieden8900#gmail.com(替换#为@)投稿给我们, 请对资源进行简要描述, 最好附上图片, 凡是采纳的资源均可获得本站赞助会员。
建议大家使用此软件:百度网盘破解SVIP无限加速版(Windows平台, 目前有效) 提取码:qgd3 下载以上资源。
本站所有压缩包需要安装WinRar程序或者应用才能正确解压, 压缩包密码若无特别说明, 均为www.fulieden.com
手机等移动端设备推荐使用UC浏览器浏览本站, 推荐使用Potplayer播放器播放本站视频。
本站资源均搜集整理于互联网, 如有侵犯到您的权益, 请联系作者删除。

你还以为上个床能咋的,拉倒吧你!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